連建興

連建興

1962年出生,台灣基隆人。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西畫組畢業。1984年獲得第一屆中華民國現代繪畫新展望入選。1987年席德進繪畫大獎得獎畫家聯展。1989年參加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之台北畫派大展。1992年起為誠品畫廊代理畫家。

連建興在1980年代以超寫實技巧嶄露頭角,1990年代藉不同的既成圖像,並置合成出屬於他個人童年生活記憶幻景的寫實作品,個人色彩濃厚。他的作品畫面中隱隱自然滲出的思愁,融合著潛意識的神秘陰影,反省轉化成獨具一格的「魔幻寫實主義」。

美女與野獸
美女與野獸
連建興
2006
油墨、畫布 (53 x 72 cm)
冥想之島
冥想之島
連建興
2018
油墨、畫布 (112 x 194 cm)
回到記憶最純粹樸實之始的初衷。在形而上的渴望境界,慾望可以是最簡單的喜悅。發自本心的身心靈自在,寄情於精神居所場域。可以療癒創傷的鯨魚夢土飛島。瑜珈、冥想身心得以無上的清淨釋放。可以自由自在的在青山綠水之上漫遊遨翔隨意想像。
稻香豐喜之島
稻香豐喜之島
連建興
2017
油墨、畫布 (112 x 194 cm)
現代文明的快速發展,致使對於很多傳統農業時代的純樸美德本質的失落感到傷感,在情感寄托的稻香空中浮島裡,去形塑該有的美好意向,像畫中的鋼琴師與瑜珈人物的安排。以及悠閒的小鹿漫步島區。還有生生不息,自然循環的永續環境的浪漫想像。傳達一種人間有愛的詠嘆調與歌頌。 這是連老師的論述
林場的午後戲游
林場的午後戲游
連建興
2017
油墨、畫布 (97 x 194 cm)
如如我藏
如如我藏
連建興
2017
油墨、畫布 (72 x 116 cm)
Arctic Elephant Roaming The Taipei Basin
Arctic Elephant Roaming The Taipei Basin
連建興
2017
油墨、畫布 (112 x 194 cm)
《大象冰山漫遊台北盆地》2017油畫194*112cm連建興 一個遺跡或對於某一個文明的起滅,總會令個人喚起一種莫名的情緒波動。 ,陸沉與冰山漫遊,此系列作品,皆是在熟悉的台灣各地之城鄉、自然環境等令人想像的特殊人文地景裏,尋找可引用的創作題材,做自由的虛構、合成、聯想。以表現時代變遷下的生態災難想像,以及生命幻化無常的危機意識懷想,也是對土地環境的過度開發的傷害省思。以台北盆地為場景,對眼前失落的現今文明之警示想像。此代表作品,係以象徵智慧慈悲包容的大象冰山之擬像為主題。寓示自然環境在人類文明開發過度沉淪後,大地之母仍願意承載著人們的罪惡與救贖,還以溫柔的熱情和寬容,默默地承載著。惠與萬物棲息呵護,如企鵝嘻戲般的,饋予生命有情的樂園供養需求,而無怨無悔,而極光也映著光彩
夢土勘舆之基隆山懷 抱
夢土勘舆之基隆山懷 抱
連建興
2017
油墨、畫布 (97 x 162 cm)
於山勢高聳獨立,位置緊鄰東海,基隆山在早期為航海的重要指標,也是九份的地標之一。基隆山形貌多變,從海上正看山形似雞籠,故舊時稱為「雞籠山」,而側看又似一位橫臥的孕婦,故又有「大肚美人山」之美名,從瑞金公路看又似富士山,故又有「基隆富士山」之別稱。由於臺語流行歌曲《基隆山之戀》的知名,使得基隆山聞名全臺。 基隆山於基隆火山群之最西北端,呈東西約1.9公里,南北約1.6公里,其最高點稍偏東南高度587公尺,北端伸入海中。地質為含普通輝石黑雲母角閃石英安山岩或含普通輝石石英黑雲母角閃安山岩。 基隆山為一座錐形死火山,屬於基隆火山群,為一座侵入式火山地形之山岳。岩層堅硬,經終年海風及東北季風吹拂,因此山下樹木稀疏,芒草叢生。 日治時期時,日本台灣總督府以通過基隆山頂之正南北稜線為界,劃分出金瓜石與九份地區的礦權,而後發展出金九兩地不同的礦區風貌,也是九份、金瓜石兩聚落的分界山。
Adventures Of Teapot Mountain
Adventures Of Teapot Mountain
連建興
2017
油墨、畫布 (112 x 194 cm)
連建興特別為宛儒畫廊於Art Central的展覽,創作全新作品《夢土勘輿之茶壺山奇遇》,將遠離塵煙的烏托邦精神冥想之城,幻化擬像成漂浮於空中的巨石象形島嶼;在這精神島城中,隱約可見一座冥想中的石佛像,表徵先賢遺留下來的清靜智慧;畫作下方地面更描繪一群於茶壺山腳下吹泡泡禮讚的群貓,歡喜的站在人文廢墟的天梯上,對頭上漂浮的島嶼仰望致敬,而表徵俗世凡塵荒野地景的茶壺山壺嘴,對話著石象浮城之象鼻口,好似創世紀第三類接觸的開悟驚喜奇遇一般,傳達了對慾望的明智昇華救贖;也像是石象尾部的蛇頭般,蛇吞象而無法載承的寓言諷喻。連建興透過畫作表達了對大自然的親土祝福,而這些祝福也將由他所搭載的空中島嶼散播出去。 《夢土勘輿之基隆山懷抱》2016油畫162*97cm連建興 作品圖說: 基隆山是台灣東北邊的一座獨立熄火山,早期是台灣重要的金、銅、煤礦產區,我的祖居地,就在後山下的雙溪鄉,祖父輩多以礦工為業,祖父英年既因礦災而喪生。作品以寫實技法表現,呈現山城寧靜的純樸風光,描繪行旅於曾經繁華的金瓜石礦廠廢墟與鄉間礦村聚落之生活悠閒想像。作品左邊虛擬還原的礦場痕跡,是主觀虛構改造的,對於礦業因枯竭沒落而感到荒涼疼惜,卻也因此而顯現出另一種自然生機回復的幽靜風情與尊榮的期許。是人文與自然的對話,重新喚醒那被遺忘的溫馨地景之理想懷抱。